“停課不停學”,在線教育能否經受住四重考驗?

2020-03-16 03:44:56  阅读 638889 次 评论 0 条

網課平台了,教師當主慌了,學生眼睛花了,家長打卡累了……近日,全國多地學校陸續啟動線上開課,受到廣泛關注和熱議。

抗擊疫情背景下的“停課不停學”,導致很多學生、教師湧向在線教育平台。從教育主管部門、學校、培訓機構,到一線教師、學生、家長,均在接受考驗。

第一重:眾多學生上線,資源夠不夠?平台行不行?

教育部於1月底宣布2020年春季開學屯期,並提倡“停課不停教、不停學”。短短兩周,從教育部門到各培訓機構都放出“大招”。

慕課、空中課堂、電子教材、開放數據庫……為保障高校在疫情防控期間的在線教學,實現“停課不停教、停課不停學”,截至2月2日,教育部組織22個在線課程平台免û開放在線課程2.4萬餘門,覆蓋了本科12個學科門類、專科高職18個專業大類;教育部還要求高校強化在線學習過程和多元考核評價的質量要求,製定在線課程學習學分互認與轉化政策,保障學生學業不受疫情影響。

2月17日,國家中小學網絡雲平台將正式開通,教育部整合國家及有關省市和學校的優質教學資源,提供包括新冠肺炎防疫知識、紅色教育、專題教育、數字教材,以及從小學到普通高中主要學科課程的學習資源。

江蘇省南¶市在1月底就著手組織名師,整合名課資源;截至2月8日,已上線1021節課程,組織了384位擁有市學科帶頭人及以上稱號的名特優教師,製定了答疑值班表。

為了將招生旺季變淡季的損失降到低,據不完全統計,已經有超過35家大型教育培訓機構將線下課程改線上。“春節期間,產品技術、教研教Ū市場運營、品牌公關等團隊,都沒休息。我們緊急采購了300套設備,快遞到老師家裏,一對一指導安裝,老師重新備課,可以說是不計成本。”學而思沈陽分校校長李響說。

資源一切就緒,但對巨大流量的考驗,多個平台卻手不及。2月3日,猿輔導免û直播課程開課第一天,就因超過500萬人同日在線上課而出現“網”。很多在線教育平ヽ存在卡頓、閃退、掉線等問題,阿裏、華為、騰訊雲交互服務均存在壓力過載問題。

第二重:教室變直播室,老師能力怎麼樣?

2月2日是沈陽市原定的高三開學時間。1日,高三線上學習方案正式啟動,2日起,全體學生在家依托微信群、QQ群、釘釘群,按照統一的教學計劃、作息時間和課表學習、互動。班主任在各班授課群裏負責監督管理,各科老師網絡直播授課。

“比平時上課累多了。”沈陽市第九中孷ū三政û老師高慧說,信息越多,越需要整合,從中挑出有用的給學生。

線上教學,讓不少老師感覺有壓力。有的老師對著幾十個自製力不足的小學生直播一臉尷尬,有的老師自說自話沒有互動,有的老師把設備誤調成靜跟空氣說了四十五分鍾……

記者采訪了解到,雖然手忙腳亂的不少,但也有不少能力出眾的老師經受住了考驗。

給大家分享自己製作的數學知識思維導圖,講講假期裏親身經曆的數學小故事,口述一道數孷š,如何玩魯班鎖和三階魔方……因為善用網絡激發學生學習興趣,廣州市東風東路小學的數學老師唐廣海被同學們取了個外號叫“黑科技”老師。東北育才學校高中部教師王威借助清華大孷Ŗ發的“雨課堂”平台,將PPT、慕課資源與微信功能融為一體,通過視頻直播,學生隨時“舉手”提問,教師可以實行“翻轉課堂”式教學,課後批改作業及時答疑。

第三重:學生視力、身心健康如何保障?

“三門網課都在今晚開答疑會,我們隻好讓手機、電腦、ipad同時開著。”江蘇省無錫市一位家長李先生說,因屯遲開學,他給孩子報名了英語、編程等網絡課程,每天監督孩子上課,課後打印一堆電子版的練習題,做完拍照上傳給老師,煩不勝煩。

李先生說,本以為屯遲開學能讓孩子輕鬆點,但又擔心一旦放鬆要求,過了這個超長假期,自己孩子比別人落後太多,所以不得不努力跟上。

一些學校製定的課程表,時長也很“驚人”。記者查看了有些學校的課程表,有的一個上午安排了四五節本校課程,下午還要收看全市或全區統一的微課視頻。一位家長苦笑:“孩子聽沒聽進去不清楚,我擔心天天盯著屏幕,孩子恐怕很快要得近視了。”

“基本的教育規律不能因為應急而被忽視。”廣東省教育研究院盷ŗ專家認為,要關注在線背景下學生的身心健康問題;一般而言,每段在線教學的時間不宜過長,10-15分鍾講完一個教孷Ż為宜,一天的在線教學不宜超過四個小時。

南¶金陵彙文學校讓每名學生自主製定個性化時間規劃表。“我會幫他們提出修改意見,如勞逸結合、保護視力等。學生們自行打印後貼在牆上每天打卡,督促他們形成好習慣。”該校一位班主任老師陷ś瑩說。

第四重:除了應急,在線教育能否再次升級?

在此次抗擊疫情背景下,在線教育會不會迎來風口?

教育專家認為,發展在線教育,能讓各地學生都接觸到“牛校”的教學視頻和教研資源,有利於實現教育資源的均等化,對教育落後地區的老師和學生都不無裨益。

記者調查了解到,雖然在線教育資源已經比較豐富,但現實中,中西部地區、農村地區的教師在使用在線教育技術、利用優質教育資源等斻,素質參差不齊,很多地斻؂停留在統一收看“空中課堂”階怂

“很多ҁ地區已經在用AI技術、大數據手段等信息化工具實現學習任務打卡、作業在線扻ؖ、為學生‘畫像’提供個性定製,農村學生還缺少上網終端,用手機流量也有限製。”遼寧省西豐教育局副局長程少峰認為,要以這次提升教師在線教學能力為契機,開辟農村教學的新思路和〔徑。

“雖然在線教育是抗擊疫情的應急之舉,把握得當就可能是教育攻؝的創新之機。”廣東省教育研究院盷ŗ專家認為,在人工智能、5G時代到來之際,無論是實現因材施教、提高課堂效率,還是優化教育供給,在線教育的普及與跨越式發展,將促進教育的係統性變革,催生新的教育生態。